第3558章我想知道真相(1 / 1)

“混账!”

马耀勃然大怒,瞪着西圣者咆哮:“你是说,我们在冤枉你们?你是什么狗东西?我玄宫还需要冤枉你们吗?”

马耀几乎是指着西圣者的鼻子骂。

看那架势,几近要动手了。

西圣者气的肺部欲炸裂,但他没敢动手。

因为他知道,马耀是故意要激怒自己。

一旦动了手,玄宫就能名正言顺的对神庭动手了。

马耀此行说是要公道,最主要的目的其实就是为玄宫讨个师出有名。

西圣者岂敢中招而成神庭罪人?

“马大人,还请息怒!”

神侯淡淡出声。

他纵是心中亦有不快,却还是保持着克制。

马耀见西圣者如此能忍,也只能作罢。

“神侯大人有何高见?”

马耀面无表情的问。

“马耀大人,请容许我们查清此事原委,若的确与我神庭有关,是我神庭之人擅自做出如此悖逆之事,我神庭定会给予玄宫相应的赔偿,如何?”神侯开口道。

“赔偿事宜,将按照我玄宫的要求进行,你们不能自己决定赔偿数额!”

马耀哼道。

“你...”

不少神庭人气急。

“嗯?诸位不满?”

马耀丝毫不惧,斜视众人。

“没问题!”

神侯当即喝喊,随后看向众人,冷冷道:“都给我退下!”

“是,大人。”

人们无可奈何,只能作罢。

而站在角落处的南圣者则是意味深长。

“马耀大人,还请先在我神庭歇歇脚,来人,去给马耀大人安排住所!不可怠慢!”

“是,大人。”

“我只给你们最多两天时间,两天后,无论你们查的怎么样,都得给我答复,否则,我只能返回玄宫,向我们宫主禀报你们神庭的态度!”

马耀大手一挥,转身离开。

众人脸色难看,只得目送其离开。

待马耀走后,神侯方才出声。

“乌桃林那个方为,是何人所管。”

“回禀神侯,是属下所管。”

南圣者犹豫了下,还是站了出来。

“你管的?”

“是。”

南圣者小心翼翼道:“乌桃林方位,所掌神殿乃星空神殿,星空神殿下的有一处资源区叫龙武翔,与乌桃林隔岸相对,因为距离相近,双方多有摩擦。”

“那就是说是龙武翔的人动的手?”

神侯沉道。

“不。”南圣者连连摇头:“神侯大人,事实上龙武翔的人根本不是乌桃林人的对手,龙武翔的执掌者实力并不强,而乌桃林人个个都是精锐,加上常年伴随乌桃树修炼,

实力非凡,龙武翔这些年来只有被欺负的份儿,又如何对付的了乌桃林人?”

“果真吗?”

众人有些意外。“每年龙武翔的人都会向上面发出求救,而每年乌桃林的人都会前往龙武翔进行打杀,今年年初乌桃林更是进行了一次侵略性的进犯,使得龙武翔半数人死亡,这

份奏报属下曾递给了神侯大人,神侯大人不知吗?”

南圣者开口说道。

神侯脸色一沉,随后淡道:“这件事情,我岂能不知,正准备与你等商定呢。”

其实神侯压根没看。

这类事他也不可能去管。

南圣者之所以往上报,也是推卸责任。

毕竟在他们眼中,龙武翔这种小地方的小人物,死多少都跟他们没关系。

“这乌桃林人未免欺人太甚!”

“如此不把我神庭人当人吗?”

“那马耀都如此嚣张,更莫要说这些天高皇帝远的主。”

“只是当下我神庭虚弱,与灵庭一战消耗甚多,庭内强者死伤不少,与玄宫开战不得,也只能忍气吞声。”

神侯面无表情道:“我看玄宫之人也是知道这一点,因而才敢这般嚣张,无法无天。”

“神侯大人,那现在怎么办?任由玄宫的人压在我们头上吗?”

西圣者咬牙切齿道。

“事已至此,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忍一忍。”

神侯淡道:“先派人去查清楚乌桃林之事是何人所为吧,尽量把责任往灵庭身上推。”

“神侯大人,您怀疑此事是灵庭人所为?”

旁边的人忙是问道。

“是也得是,不是也得是。”

神侯面无表情道。

人们愣了下,很快明白神侯的用意。

“两日时间,要做局还是来得及的。”

“神侯大人,那我们现在就去办?”

“快些去便是了。”

“遵命。”

众人尽皆离开。

南圣者倒也不闲着。

他亦是朝乌桃林的方向进发。

但只走了半日不到的功夫,便突然调转方向,朝星空神殿赶去。

南圣者的到来自然是惊动了星空神殿的众人。

星辰至尊第一时间带人前来迎接。

“拜见南圣者大人。”

星辰至尊站在神殿门口,径直呼喊。

南圣者深深看了眼星辰至尊,随后压低嗓音道:“白夜呢?”

“南圣者大人有什么事吗?”

星辰至尊不紧不慢道。

“你们不要告诉我你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?”南圣者沉声低喝:“星辰至尊,告诉我,乌桃林的事,是不是跟你们有关?”

星辰至尊闻声,面容十分平静,看了眼四周,随后开口道:“南圣者大人,请到殿内叙话。”

南圣者闻声,已然晓得此事与白夜有关,当即迈步往里面走。

很快,大殿内只剩下星辰至尊、南圣者及元二等人。

南圣者很是不爽。

毕竟这些人在他眼里,都只是些蝼蚁般的存在。

像是往日,这些人根本没资格跟他们平起平坐。

然而现在不同了。

南圣者是知晓白夜已经叛出了神庭。

但有无尽王罩着,哪怕是他也动不了白夜。

“南圣者大人,玄宫找到神庭了?”

元二缓缓开口道。

“自然,闹得不可开交,你们应该知道当下神庭处境,得罪不起玄宫,现在玄宫是逼着我们要说法呢!”

南圣者沙哑道。

“那就是神庭的事了,南圣者大人,您只需告诉神侯,此事,与我们无关。”

元二再是说道。

“我自是会这般说,但我想知道真相,乌桃林那边,究竟是谁动的手,那些乌桃树...究竟去了哪!”南圣者满脸凝肃的询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