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 极限漂浮(1 / 1)

清晨,海面起了一层淡淡的雾气。林锐等七个人依然漂浮在海面上。一根坚固的尼龙细绳将他们牢牢的拴在一起。就像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,而且是泡在水里的蚂蚱。

林锐身体都被浸胖了,可嘴唇却已经干裂了。说起来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情。大海全是水,但是在海中渴死的人却绝不会比大沙漠少。整整半天加上一夜的时间,滴水未进,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艰难的考验。而且即便是热带地区,海水的温度也是低于体温的,尤其是在夜间。多少也要活动一下,才能保持血液的循环和正常的体温。

而活动,就意味着消耗,消耗就意味着饥饿、血糖浓度降低。林锐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否坚持到四十八小时的极限。他有些恍惚地察觉到,周围的人似乎少了。林锐突然打了一个激灵,人少了!

他立刻一个个检查过去,却发现真的少了一个人。是伊万!这个英国佬刚才还在,现在却不知道哪里去了。这茫茫大海,他能去哪里?其他人也被惊动了,不由面面相觑。“该死,伊万去哪儿了?”

“不清楚,刚才还在的。”林锐皱眉道,“我几乎没有察觉到他离开。”

将岸游过来一些,检查了一下固定着他们的绳索。低声道,“他的救生衣还在,没有外力撕扯的痕迹,看来是他自己脱掉救生衣走的。”

“可是他能去哪儿?”秦奋有些紧张地道,“这里不会是有鲨鱼吧?”

“不会,这小岛是训练基地,周围安置了防鲨网。而且我们来之前一定会向海中倾倒一些硫酸铜防鲨药。”将岸皱眉道。他的身体不好,经过了这一夜。他的脸色明显有些灰暗。

赵建飞看了看伊万的救生衣,微微一想,立刻道,“他潜水了。救生衣,浮力过大,穿着救生衣完全不能够下潜。所以他才脱掉救生衣。”

“潜水?这个英国佬还真有雅兴,他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,旅游海滨么?”秦奋直摇头道,“算了,我们还是到处找找。”

正在说着话,伊万已经从一侧的海水之中冒了出来,并且游过来穿上了救生衣。他的眼睛被海水浸渍得有些发红,除此之外倒是没有什么大碍,这个英国佬的身体简直如同蛮牛般强壮。

“你去哪里了。”林锐忍不住道。

“居然让一个新人为我担心了,这可真讽刺。”伊万耸耸肩伸手递给他一个东西,淡淡地道,“这是给你的。”

林锐接过来一看,居然是一个牡蛎,个头还不小,足有巴掌那么大。

“这是牡蛎,可以生吃。能充饥也能补充一定的水分。不过别多吃,如果不想拉肚子的话。”赵建飞淡淡地道。

“生吃?”林锐觉得有些反胃。

“这可是好东西。有这东西垫底,能让你支撑更多的时间。”将岸缓缓地道。

林锐回头把手里的牡蛎递给他,“你吃吧,你比我更需要。而且我可以潜下水,你的心脏恐怕不能承受潜水的压力。”

“谢了。”将岸接过来,也不推辞,他把那只牡蛎托在手里,另一只手撬开了并不厚实的贝壳。露出了里面新鲜的牡蛎肉,托在手里连喝带吃。叹了一口道,“真是美味。”

秦奋一脸呆滞地道,“真的生吃?”

“傻了吧,这东西也叫生蚝。高蛋白食物,据说还能壮阳。”将岸笑了笑道。

“水下的岩石上还有一些。”伊万淡淡地道,“有这些东西,我们能支撑到结束了。”

赵建飞点头道,“也好,我们轮流下潜,尽可能找到这些东西。虽然不能当饭吃,至少能解燃眉之急。补充一下身体的水分。”几个人都点了点头,他们都是半天一夜没有进食,又累又饿,能有点东西果腹是最好不过了。

于是轮流着脱下救生衣,下海潜游,在水下的岩石缝隙之中寻找这种牡蛎。不过海下这些牡蛎的数量也不多,每个人下潜一次最多也只能找到两三个。

林锐下潜到了水下,感觉水下的能见度很低。只能勉强看清附近几米内的景物,而海水的压力却令人难受得很。他勉强找到了两个,浮上了海面,大口的喘息着。

秦奋也从水下摸起了一个,他有些犹豫地看着林锐,实在是不怎么敢生吃这种东西。林锐倒是无所谓,用力扳开了一个牡蛎生吞活咽。他感觉这东西吃起来有股很重的味道,谈不上有多美味,但至少能够让干得冒火的喉咙瞬间凉下来。

看到林锐也吃了。秦奋咬着牙也吃了一个。不过,看他的样子简直像是在吃药一样痛苦。

吃过了一点东西,胃里总算是稍微好受了一点。不过更难以忍受的是中午的日光,索马里海域的日光晒得人焦头烂额。林锐等人只能不时用海水保持面部的湿润,但却遭到了赵建飞的阻止,“别在脸上浇水,那只会让你更加晒伤。”赵建飞同样被晒得整个脸部都发红了。

“妈的,我的脸简直像针刺一样痛。”秦奋又在发牢骚了。”这个该死的费尔南德斯,等我上去,我真想弄死他。”

“你之前不是还说,泡海水澡是一件很休闲的事情么?”林锐苦笑道,“阳光,沙滩,海水,还有泳装美女。是多少人的休闲梦想,你享受了还不知足么?”

“再说一句,我就不认你这个兄弟……”秦奋叹道,“我们还有多久?”

“这才二十多个小时,我们还有一天一夜要熬。”将岸缓缓地道。

林锐回过头道,“你们都怎么样?我感觉还清醒着,不过老实说,已经有点半睡半醒了。我都不知道还能撑多久。”

“哦,那你还有什么遗言没有?要不要我活着回去,代你问候费尔南德斯的姥姥?”赵建飞苦笑着道,“说实话,我也想问候他。”

“不劳你费心,我亲自去!”林锐摇头道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越是到了最后关头,他们之间的话就越多。一方面是为了抗拒这深入骨髓的寂寞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自己不至于昏迷。要努力保持清醒的,不断的说话交流是最好的方法。不过,还是有人昏厥过去了。这一次是却不是身体最弱的将岸,也不是那个金发女人叶莲娜,而是彭乐风。他在上次行动之中受了伤,并没有完全恢复,又在海水里浸泡了这么长时间,已经有些受不了了。

伊万把他稍微托起来一些,尽量让他仰着漂浮,以便彭乐风能够保持正常的呼吸。等他累了就再换一个人,索幸水中的浮力抵消了很大的一部分重力,又有救生衣在,帮助彭乐风并没有太大的难度。人类只有在极度困境的时候,才会体现出惊人的协作和互助。小队成员也是一样。

等到熬满了四十八小时之后,林锐等人甚至已经没有了游上海滩的力量。他们完全是被费尔南德斯带着人给拖上海滩的。林锐浑身是水,连从海滩上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,而其他人也一样。秦奋是被训练基地的守卫拖着两条腿给扯上海滩的,在沙滩上留下了一条很深的痕迹,简直像是拖着一条死狗。

七个队员都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脱水,和神志模糊。

费尔南德斯却很满意。这次的七个人,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人脱离这折磨般的考验,并且靠着相互协助,渡过了最终的难关。硬生生地在海上漂了两天两夜,足足四十八个小时。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水准。

“他们怎么样?”费尔南德斯扭头问了身边的一个负责医疗的守卫道。

“他们的脸就像是一群被烤熟的螃蟹,不过除了严重的脱水,和其中一个人的伤口感染,应该没有其他大的危险。”那个人点头道。

费尔南德斯挥手道,“行了,都抬去急救室。”

“是的长官。”那个医护人员点头道。

费尔南德斯走回了基地的控制室内,沉声喝道,“给我接通晨星的二号线路。我要和米歇尔直接通话。”

“可是长官,这条线路是被限制使用的。按照规定,我们不能和公司高层直接联络。”负责基地通讯的保安人员皱眉道。

“去他妈规定,我的话就是规定。”费尔南德斯沉着脸喝道,“还愣着干什么,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命令么?”

那个负责通讯的安全人员心中一凛,立刻点头道,“是的长官。”

接通了米歇尔的专属通信线路,费尔阿南德斯低声道,“他们已经到了,按照预订计划,他们在沉岛将展开为期三个月的集训。我知道他们的素质相当不错。不过,你真的认为他们能行么?”

“好好训练他们,费尔南德斯。我从来不会看错人,就像我没有看错过你。”米歇尔的声音很平缓。“我相信,他们将是我们的希望。你我都知道,目前公司隐藏着什么样的危机。而我把这几个人交给你,就是未雨绸缪,为了将来的危机考虑。”